现在是:
当前位置: 首页>> 他山之石>> 正文内容

东莞人大代表履职新思维 创新“民意功能”

时间:2014年04月16日 来源:人民网 作者: 点击:

  再过十多天,这座城市的年度“盛宴”——东莞“两会”就要开幕了。东莞大事的筹划与决策,反思与修正,会在2014年1月拉开帷幕的人大会场上,逐一审议。

  或许,在即将到来的2014年,情况会有所不同。

  这一年,置身于十八届三中全会推进全面改革的大旗下,作为一座充满“先试细胞”的“先行之城”,人大代表当如何做到如《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所言的“与时俱进”,用智慧与勇气探索出新的尚可改进的履职空间?这道时代命题,如今已真实地摆在每一位代表的面前。

  作为东莞改革棋局中一股极为重要的力量,人大代表履职表现如何,关乎着城市发展的进退、快慢。因为,每一位代表手中所握的,是愈发被重视的“诸权利之权利”。

  创新履职,能否健全联络机制使选民可以更轻松找到代表,让代表更精准把握民意?能否尝试公开代表微博、微信等新型互动平台?……所有这些,都需要代表勇于推动自身进步,成为更具“代言范”、更有时代感的代表。

  代表说了之后

  这两个案例,朴素到无需用任何民主政治的华丽词藻进行修饰,就能感受到代表讲话的“分量”。

  “让代表说了有人听,听了有人办。” 13个字,简单的一句话,足以代表政府对于人大代表建议的一种态度。

  因为,讲这话的正是市长袁宝成本人。

  作为东莞年度政治生活的“例牌”,今年12月10日,袁宝成再约人大代表议事,各局局长现场接受“问答”。这种“面对面”的交流形式,在莞已整整持续了18年。这项政治传统从未因政府换届、人员更迭而间断。被观察人士认为在全国地级市中也并不多见。

  座谈会之后,代表的建议是否真的有人听,真的有人办,这才是民众关注的真正焦点。本报就此回访了两个案例,用事实检验代表讲话的分量。

  过去,每逢下班高峰时间段,市教育局工作人员李红(化名)就开始“抓狂”。因为,三元路是市区的一条主干道,周边小区、写字楼多,车流量大,早晚高峰期时会出现一条车龙,“见头不见尾”。驾龄并不长的李红,一时半会根本走不出这个路口。

  这一切,也被身兼南城胜和社区党委书记一职的市人大代表谢锦池觉察到。他今年提交一份《关于治理中心区道路交通拥堵的建议》,“因为事关民生且对策切合实际”,最后被列为市人大常委会督办的重点建议之一。

  经过一个月的施工改造,三元路报业大厦路口现在的通行能力大幅提升。路口双向8车道拓宽为10车道,增设专用掉头位,增加一条左转车道。“改造效果非常好,掉头、左转和直行都很顺畅,基本不堵了。”李红开心地说。

  只不过,李红不知道的是,这其中有人大代表的“贡献”。

  被市、镇人大代表多年屡进“治水谏”的高埗挂影洲围中心涌整治工程,最新消息称,目前已敲定于今年12月下旬开标动工建设,预计在2015年上半年全部完工。

  原来,曾被誉为高埗镇居民心中的“母亲河”的挂影洲围中心涌,是流域群众饮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的生命之河。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每日约45万立方米的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中心涌,使水质成了V类水。

  对于中心涌的“质变”,来自高埗的市人大代表刘俊弟感到痛心。她说,“小时候,我们都是喝着它的水长大,如今却成了名副其实的‘黑龙江’。”为此,在今年4月市人大常委会专题调研水乡环境整治活动上,刘俊弟与其他高埗镇的市、镇人大代表再次提出了治理中心涌的建议。如今随着整治进入实操阶段,刘俊弟认为,子孙后代有望看到一条干净、美丽的河涌。

  两个案例,朴素到无需用任何民主政治的华丽词藻进行修饰,事实说明了一切。

  监督的力量

  人大代表监督部门,最终受益者还是政府,也赢得了群众的信赖和拥护

  交通拥堵、环境整治、欠薪逃匿……众多民生议题,虽然人大代表年年建议,但由于涉及城市变迁、地方财力等因素,解决之路并非一蹴而就。

  “对于代表的建议,条件成熟的要一次解决,条件不成熟的要给出时间表。”这是东莞市政府决策层较为一致的态度。

  事实上,中心区道路交通拥堵治理问题和高埗挂影洲围中心涌整治工程两个成功案例足以说明,民生事项不分大小,人大代表都得操心,但具体履职则须分出轻重缓急以及实际操作空间大小。唯此,履职的民意基础与化解民忧的“精准度”才能得到较好的统一。

  “关键看市人大常委会强有力的督导。”谢锦池解剖两个案例时坦言,人大代表履行法律职责,一切努力的成功关键在于市人大常委会强有力的督导及市政府高度重视代表建议办理工作。

  这句朴素的话语,清晰交代了人大与政府的关系。其背后的深意是,《关于治理中心区道路交通拥堵的建议》列入今年市人大常委会督办的重点建议后,市人大常委会有针对性地采取一系列加强督办工作的举措。当中,包括由市人大常委会领导亲自牵头督办。

  至今仍鲜为人知的一个细节是,为了掌握“拥堵”这个现象,市人大常委会组织法工委及人大代表曾遍访路人,向其询问道路交通的建议。

  市人大常委会及代表如此作为,无疑给一些职能部门施加了压力。

  一位知情人透露,不单单交警部门重视,分管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严小康也曾先后3次专题听取交警支队办理重点建议的工作汇报,并就建议中提出的红绿灯设置、右转弯路口改造等问题,亲自上路调研,协调相关部门。

  最后,针对谢锦池的建议,市交警支队联合市城管局对市区范围内易发生直行排队车辆阻挡右转车流的路口进行了排查,通过调整标志标线、拓宽车道等措施,在市区67个主要路口共优化、设置了100条右转弯专用道。

  谢锦池认为,人大代表监督部门,促其改进作风与推动相关社会、经济、民生等事项的落实解决,最终受益者还是政府,这样赢得了群众的信赖和拥护。

  “互动,对话,应是人大监督权与政府行政权最为常见的方式。”一位长期关注东莞政情的观察人士认为,这个案例考验并验证了人大代表监督政府的勇气。

  创新“民意功能”

  事实上,市人大常委会也正在酝酿创新一项制度,开启对人大代表奖励模式

  “推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时俱进”,这句话出自于《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于人大工作的描述,引起了人们对于人大代表履职的新思考。如何在改革大潮中开创代表新的谏言议政空间,也成了各地都在摸索的关键点。

  事实上,作为一座没有立法权的城市,东莞对于人大代表履职改革有多少空间?“完善人大制度,回应时代关切”这12个字被观察人士认为是一个新的突破点。

  12个字的背后,实际主要囊括了两个问题:如何进一步发挥人大代表这一民意表达的制度化渠道,进一步“唤醒”代表意识回归到民意轨道?如何促使人大代表用更加开放的心态与积极的方式,关注公共利益,最充分、最广泛地反映民情民声?

  现实正在思考。

  沈西智,市十四届人大代表,曾于2009年开通微博网上收集社情民意,而被人们称为“东莞首位开通网上微博的市人大代表”。

  如今已不再是“圈内人”的他直言,有的代表已经把人大代表作为一种荣誉和政治光环,自觉不自觉地当起了“哑巴代表”、“举手代表”。

  沈西智指出,从人大制度环节来看,除了部分人大常务委员是专职代表外,绝大部分代表都是兼职的,这就带来一些问题:一是代表从事代表活动的时间无法保证。地方各级人大代表往往都是原生产、工作单位的领导和业务骨干,他们难以把主要时间和精力放在人大工作上,即所谓的“会议代表”。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代表作用的发挥,从而也削弱了国家权力机关的作用。二是由于代表长时间生活和工作在一个有限的、特定的、具体的空间范围里,不太可能更多地和选民联系,严重影响了联系选民的深度和广度,难以全面了解情况,往往就事论事,从而影响议政议事水平。

  至于如何促进人大代表履职,进而反映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沈西智提出了人大代表“专职化”的概念。他认为,只有真正把人大代表当作一份事业,全身心投入,并不断丰富自身知识结构,提升对行政的质疑能力,这样才能为老百姓代言。

  事实上,市人大常委会也正在酝酿创新一项制度,开启对人大代表奖励模式。市人大选联工委相关工作人员就对此表示,此类评选虽不具有决定作用,但却能从精神层面给予人大代表更多激励,通过荣誉鼓励他们更好地履行职责,更有力推动相关工作开展,服务社会、惠及民生。

  依照计划,担任市、镇、市部门领导职务的市人大代表不参加评选,拟在其余的约330名市人大代表中,以15%左右的比例(原则上保证每个镇街至少1名),评选出优秀市十五届人大代表。

  网络上,对于这种奖励机制也持正面看法。只不过,网民们更希望能够引入竞争机制,强化“权力授受”关系,敢于对人大代表进行严厉考核并将结果公之于众。

  让选民找得到代表

  唯有加强对人大代表的监督制约机制,才能为人大制度建立真正的主体之本、动力之基、活力之源。

  如果说每年一月是东莞的人民代表向上集中反映民意的大会,那么,平常的日子里,就是人大代表向下征集民众诉求的过程。

  人大代表,到哪儿征求民意?选民又到哪里去找代表反映问题?早在5年前,东莞已开始了摸索。莞城北隅社区成立了全市首个“市人大代表联络群众工作室”,是人大代表履职的创新之举,实现了代表与选民的“无缝对接”。

  作为创建者之一,曾连任四届的市人大代表莫锡坤说,通过这个工作室,很多市民的意见和建议被接纳了,“面对面听取群众的声音,更令我们有职责去维护他们的权益。”

  “让群众找到代表更重要!”长期关注东莞政情的省社科院教授丁力就认为,虽然按照规定,人大代表每个季度都要回选区走访选民,但很多要反映问题的群众却找不到代表,走访往往流于形式。

  丁力认为,东莞应延伸并推广这一做法,搭建更多“人大代表之家”、“代表联络室”等固定场所、专门接待日,让群众和人大代表对接。

  除传统设定固定的联络室之外,人大代表,这支成熟、理性的民意表达与监督力量,也不能在网络民意汹涌的今天被忽略。

  “作为一个民选的人大代表,应公开QQ、微博、微信等联系方式。”丁力说,公开人大代表联系方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人大代表代表人民的利益,他是要发声的,这个发声必须通过一定的手段方式来表达,只有公布他的网络联系方式,才能够反映民意。”

  中山大学教授林江说,人大代表不是专职的,都是兼职的,本身有自己的工作,不是所有时间都做代表工作。过去,代表们曾担心公布电话联系方式被骚扰,自己疲于应付各种大事小事,那么现在可以借助网络。

  不过,林江认为,当前法律中“和群众保持密切联系”的规定更多是一种“政治性的宣誓”,而不是法律制度的设计,东莞可以大胆创新,鼓励代表敢于公布自己的QQ、电邮、微博。

  事实上,在改革的大潮下,唯有加强对人大代表的监督制约机制,才能为人大制度建立真正的主体之本、动力之基、活力之源。(作者:黄伯源 高志全)